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吴心未泯 动乱

发布时间:2019-09-24 14:33:02

吴心未泯 动乱

第二天一早

吴心未泯  动乱

,吴磊早就安坐在议事殿门前的中央广场,看着一位位身居高位的大臣们或是自己,或是三五成群,或是被军士拉扯过来,“将军,朝中大臣除实在病重无法出门者,其余全部到位”

“嗯”吴磊低声应答,随后有高声道“诸位,昨晚发了什么我不说,诸位的耳朵也告诉你们了吧,董凌死了,各地叛军我也剿灭了”

虽说已经知道,可是吴磊亲口说出还是振奋人心,“董老贼死了,我吴国有救了”不知道为何一旁的吴尊听到这样的话,心揪揪的痛。

“敢问祁山王,陛下可是……”

“是,陛下与董凌同归于尽了”

大约过了两三秒死一般的寂静,也不知谁带的头,一群手眼通天的人全部趴在地上,哭的天昏地暗,“陛下,陛下啊,”

吴嵩毕竟有着自己的辉煌,这些官员们也是忠心耿耿,当初的吴国,拥有肥沃的疆域,却只能任人宰割,吴尊的爷爷是含着泪把吴国交给吴嵩的,吴嵩也没有辜负他,一边开荒耕地,颁布惠民政策,一边训练军队,虽没有开疆拓土,却让吴国短短三十年国力强盛,傲视群雄,即使现在内乱也没有他国敢轻易染指,这群老臣可是吴嵩拿命,用血换来的忠心。

吴磊觊觎皇位,但是也不希望吴国没落,吴嵩满身的刀伤,有两处是替他挨的,想到这里,鼻子也忍不住酸了一下“诸位,国不可一日无君,陛下虽然仙逝,可是吴国还在,陛下的心血还在,陛下没有立太子,如今二皇子年龄最长,我吴磊,请二皇子登基,主持大局”

“二皇子?那个废物?”

“吴国决不能交给他!……”吴磊话音刚落,一阵骚乱随之而起,

“祁山王,陛下皇子很多,其中三皇子最为优秀,吴国,决不能交给吴尊”

听见有人推举三皇子,剩下的这坐不住了“祁山王,四皇子,文武兼备,德行优良,乃治国明君”

吴磊眉头一皱,看来没有想的那么简单啊,

“三皇子,四皇子?废长立幼,乱政之道,你们想让吴国万劫不复么?七国联军可就在虎门关外候着呢!”吴磊的声音炸响在四周,让台下的众人瞬间明白,现在是谁说了算。

“吴磊,你口口声声说诛杀逆贼,我看你就是最大的逆贼,今日我就替天行道,为我吴国除害”说时迟那时快,声音还没有全部传到吴磊耳朵里,那人就从地上弹射出去,元气瞬间释放,旁边没有修为的文臣倒了一片,甚至几位本就身患重病,被吴磊硬拉来的直接死了。

吴磊盯着像自己飞来的身影,轻声道“禁军副将,马自!金丹期,”刚想动手,四周突然又多了几百个身穿禁军锁甲的黑影,“保护将军”

“保护诸位大人,”吴磊亲卫刚说完,他便接道。这可是一个送人情的好机会,怎么能错过“保护诸位大人,杀光余孽,一个不留!”

说话的功夫,赵统已经和马自交上手了,“不错嘛,金丹期,这功力可以了,不过,死去吧”说话不耽误干活,一个重掌拍在马自胸口,内脏霎那间化为乌有,一口浓血吐出,随后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赵统优美的走位躲过了那马自人生最后一口精华,没有迟疑,向着其余的禁军冲去,整个广场混乱不堪,众多大臣十几年没见过这样的阵仗了,加上人老了怕死,吓得不要不要的,大约持续了五分钟,赵统一脚踹在了最后一具站着尸体上,这场闹剧结束了,打扫完后,吴磊望着刚刚附和马自的几人,“几位下去陪他吧”

“祁山王,祁山……”吴磊没有给他们解释的机会,自己动手。

“诸位也看到了,一刻没有君主,吴国就一刻不能平静,刚刚得到消息,东明郡,郡守叛国,准备投奔萧国,却又被萧国把投诚证书证书送了过来,你说可不可笑,现在辰时,依我看今天中午便让二皇子登基”

经历了刚刚的事情,也没有人敢说不了,“今天是不是太草率了,”

“什么草率,择日不如撞日,就这么定了,诸位下去准备吧”

“这,哎,诺”

对于决定自己一生的事情,自己竟然一句话都没说,吴尊也没什么,只是无奈的摇摇头,眼神中多出一股坚定,过了今天就不用在装了,心里的抱负,巨大的野心都将开始了!“父皇,你一生太过迂腐古板,只懂得守国门,剩下的儿子替你,”吴尊心中默念。

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个野心勃勃的梦,大到自己不敢相信,所以都把它当做梦,可是吴尊不一样,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要做什么,什么事情值得他去装傻。

被人带到寝宫,梳妆打扮一番,让吴尊看上去更加俊美,穿上龙袍,带上冕旒,腰佩五尺吴皇剑,这把剑是吴嵩打造,持剑者,吴皇也!元婴期在此剑眼中也不过一块肉,此刻怎么看都感觉不到他身上的文弱之气,是另一种让陌生人都会无比拥戴他的帝王之气!

虽然轻描淡写,可是等到吴尊打扮完时候也不早了,太阳已经临近正中,宫中牛角号已经吹起,吴尊不紧不慢的往中央广场走去,当他快到时,礼官正在读诏“先帝蒙难,举国哀痛,然,国不可一日无君,二皇子吴尊,品质兼优,体桖民情,当奉天命,承皇位,以安民心,振国威”

“请陛下登基!”吴尊这时左手扶着剑柄。一步一步的走向高处的龙椅。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千秋万载万万岁”

百官的声音在吴尊身边响起,他却没有一丝心里波动,仿佛已经在这个位子坐了很久。

“陛下,自先帝病重,董凌把持朝政,臣便起兵讨伐,如今陛下登基,臣将虎符交上”吴尊刚刚坐下,坐下吴磊便躬身言道,不过这虎符是他进宫以后找到的,可不是起兵就有了,他总要找个理由吧。

吴尊看了他一眼,没有言语,而是盯着没说一句话的吴祉,随后对百官说到“祁山王剿灭叛贼有空,加封地三百里,黄金一千两,绸缎千匹,吴祉还有诸位黄金五百两,绸缎千匹,”

“谢陛下,”

“朕,初登皇位,却逢父皇蒙难,所以今日一切从简,另外,叛乱虽然时间不长,但百姓疾苦,吴国三年付税减半,死伤将士,每人每户黄金十两”

“陛下圣明,陛下千秋万载,万岁万岁万万岁”

吴磊感觉不对劲了,今天的吴尊给他的感觉比他哥哥给他的压力还大,并且刚刚吴尊说的乃利国利民的事,他不反对,但是吴尊竟然不问他了,吴磊害怕了,不过一想吴尊可能一时冲昏了头脑,他不相信这是真的吴尊,谁能装傻十几年,还是从小就开始,那样就是不傻也变傻了。

虽说仪式一切从简,可是还是要祭天祭地祭祖,这些重要的场合按理说吴磊必须在场,可是他顾不了这么多了,吴尊登基结束他就火急火燎的回到新王府把吴祉叫了过来,“祉儿,你没感觉到那吴尊今日有些不对么,我怎么感觉我们走错了一步,我看到了先帝的影子,不,准确的说,先帝是他的影子,”

吴祉一反常态,没有往日的的谨慎,“叔叔多虑了,玩胯就是玩胯,把心放在肚子里,一切都在我们掌握中”说到这吴祉脸上有一抹极难察觉的笑容,一掠而过,那笑容,像是解脱。

有了吴祉的话,吴磊放心了许多,吴祉是吴磊的主心骨,从起兵到现在从来没有失算,之后又与吴祉骑马前往太庙参加祭祀大典。

所有事情忙完,差不多酉时(五六点)天色渐暗,百官拜别吴尊后纷纷离开,吴磊也回去了,可是吴尊身边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吴祉!

“堂哥,辛苦了,现在已经差不多了”

“陛下,微臣并无什么,只是苦了陛下这么多年卧薪尝胆,”吴祉恭敬道。

“卧薪尝胆?呵,哪来的卧薪尝胆,我不过装疯卖傻罢了,堂哥,我们俩你还要和我这么假情假意么,”

“微臣知错,陛下,现在虽登皇位,可是朝中大臣人心不稳,切军中多听吴磊,陛下可能还需忍几日”

“无妨,无妨,这么多年不差这几日”吴磊摆摆手,攥着吴祉的手,站在太庙高台之上望着星空,两个男人,却没有丝毫违和感,吴祉知道,吴尊一开始就把心交给了他,变相的等于吴国交给了他。

吴嵩,董凌,吴尊,吴祉,吴磊,九州第一大国,国力足矣碾压众人的吴国,化神期高手,吴国先帝,九州的战神,这些人下了一盘大棋,大到一旦结束,九州为之颤抖,现在这盘棋的序幕一点点的拉开……

长沙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吕梁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新疆治疗卵巢炎方法
济南哮喘病医院看病价格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如何乘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