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流年】网聊(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6 16:49:23

长青和文静结婚五年了,这还是头一回大打出手。那一刻,长青压不住的肝火“噌”地上来了,顺手抄起饭碗砸了过去,文静头上的血瞬间“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白瓷碗掉在地上碎成了两瓣,文静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泪水跟着急速地淌了下来。花骨朵般的四岁的小女儿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阵势,一头扎在妈妈怀里“哇、哇”地哭了起来。

“你还有脸哭!你看你们都说了些什么?!我都张不开嘴!”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这时的长青蹲在了地上,两只手抱住头,痛苦地呜咽起来。他一边哭,一边不住地激愤地叙说着。

“他叫你叫他‘老公’你就叫啊?!你还把电话给了他,电话是轻易给人的吗?你们还互发照片!你太让我失望了!他一连给你发了七八个‘亲亲’,给你发语音什么‘宝贝、老婆’的叫,那是他应该叫的吗?那正是我应该叫你的!”

“还他妈说什么他憋不住了,想干你了。你却说‘好啊来吧’,我很难想像我媳妇怎么变成这样了!他那么下流你怎么就不骂他呢?!你怎么就不立刻把他删除了呢!”

“哼!苍蝇不叮没缝的蛋!”

“你别说了!”沉默了半天的文静此时杏眼圆睁,秀发乱抖,目光直视着自己的老公。

“你要认为你媳妇变坏了,对你不忠了,咱们可以离婚!”文静一边擤着鼻涕,一边哭着说。

“我不离不离就是不离!你说那个色鬼‘蓝天’是哪儿的?我非找他去杀了他不可!”长青说。

“我不知道。我们加了好友没几天。再说这是在虚拟的网络上,不是现实中。我们连面都没见过。现实中我只有你!”文静说着,站起身,抱起女儿,甩门而去。

长青心乱如麻,痛苦不已。他像泡在了醋缸里,觉得浑身都是酸溜溜的。也是啊,男人什么都可以忍受,唯独忍受不了这个。

看着自己刚回家,一向贤淑、秀气的媳妇为自己忙活了一大桌子的饭菜,长青哪里还有一点食欲。

小俩口的破裂缘于一个不适时机的电话。

长青是一名电工,长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早就盼着这次回家过年,长青的心里几天来都是甜蜜蜜的。他为文静买了好多洗漱化妆用品,还为女儿买了一大兜子食品。

小俩口一向感情很好。长青也上网。长青干了一天活,就是再累,每天都盼着晚上躺在床上和文静卿卿我我地聊会儿天,互相发发“拥抱、亲亲、飞吻”等表情动作。那是长青一天下来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光。从文静回复的聊天信息中,长青也感觉到,妻子对自己还是一如既往地温存和体贴着。长青很知足。

他们刚结婚那会儿,众人都对他投来钦羡的眼神,都说他娶了一个仙女回家。他像整天抱着蜜罐一样,对文静喜欢不够。小俩口彼此的恩爱是有目共睹的。他想起,有一次两个人去田里锄草,六月天,毒热的太阳悬在空中,像个大火球。两个人锄着锄着,都感觉到很渴。可是他们仅带了一水杯水,眼看就要见底了。长青舍不得喝,硬说不渴,拧开水瓶盖,朝着文静的嘴里灌。其实文静也真是渴得受不了了,可楞是忍受住焦渴,夺过水杯对向了长青的嘴。两个人推推让让,到最后水杯里的水竟是一滴不少,就这么拿回了家。

长青又想起,夫妻俩之间的关爱贯穿在琐碎生活的每个不经意的细节中。记得有一次文静在切菜时,不小心锋利的刀刃碰到了手指上,割破了一个小口,鲜血突地一下冒了出来。长青的心里像过电一样“噔”地弹跳了一下,说不出的难受。他恨不得菜刀割在自己的手上,也别拉在爱妻的手上啊!这像割他的一样难过。他马上攥紧文静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嘴里不停地吮着。同时百般心疼地安抚着自己年轻貌美的妻子。

这次回来,文静特意请了半天假没去服装厂上班,早早地站在村口等着自己亲爱的老公。一路上,久别重逢的小俩口感觉很是甜蜜和幸福。回到家里,一桌子喷香的酒菜早已摆上了桌。可就在这时,妻子的电话响了。文静陶出手机看了看,脸上立刻显得很不自然,马上要挂断。长青也是人中的尖子,聪慧得很。他马上说:“接吧,接吧!”文静没办法,对着电话急促地和对方说:“我老公回来了,我们该吃饭了!”好像故意把老公二字说得很响。说完,慌张地挂断了电话。长青的脸色“刷”地变了,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的心骤跳个不停,非和文静要过手机来不可。文静一边胆怯地敷衍着,一边忙不迭地用左手手指触摸着手机,好像在迅速地删除着什么。长青实在忍不住了,他一把夺过手机,才看到刚才长青痛述的文静微信里那些不堪入目的聊天信息。

长青在屋子里不停地来回踱着,就像影视剧里经常出现的动作一样。痛苦、懊悔、恼怒和醋意交织在一起,长青死的心都有。他在想,难道是我错了?真像文静说的那样,网络是网络,现实是现实吗?文静比自己小四岁,又是公众眼里的美人,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看得出,她对自己仍是不改初衷地恩爱着,不会把对我的好同时给了他人吧?结婚后,小俩口都还没红过一次脸。这次我真不该下此狠手打她。哎!只要她承认错了,以后再不在网上瞎聊了,我可以原谅她。

他想,文静一定是走娘家去了。他拿起手机,拨通了岳父的电话,确认文静真的回了娘家。文静的娘家离此不远,就在三里地开外的拒马河对岸的方家磨村。

慢慢地,一种对文静的痛苦的不舍和依恋充斥了他的全身。他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如此深深地想念着文静。他的内心陡地涌起了一种莫名的失落感。要我亲自接她回来吗?他的自尊心还一时接受不了。经过一昼夜度日如年的煎熬,巨大的神圣的爱情的力量终于战胜了自己那点微不足道的自尊。第二天一大早,他鼓起勇气,驱车走进了方家磨村。

夜里,小俩口又如胶似漆地搂抱在一个被窝里。长青爱抚地问文静伤口还疼吗?文静说不疼了。两个人都哭了,互相承认了错误,一夜未眠。文静答应,坚决把那个叫“蓝天”的男网友删除,把对方的电话号码拉黑。从此再也不胡聊了,同时决定要老公关联上自己的扣扣号,时刻监督她。或者把电话交给老公,从此再不用电话了。老辈人连座机都没有拥有过,何况是现在人手一部的手机呢?他们不照样过来了吗!长青说,那倒不必,只要你把他删除了,把电话拉黑就可以了。长青又想,两口子毕竟是两口子啊!牢固的爱情根基是任什么都撼动不了的,也是任何垂涎的第三者所望尘莫及的!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旧历的二月十五都过去了,外出打工的人们一拨一拨相继离家了,长青仍不舍得走。文静心里看得出,但不说出来。她忽然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她想,如果我不去服装厂上班了,和老公一起出去打工,不是很好吗?此时的长青也在想,我要是有孙悟空那般本领,变个小蜜蜂小昆虫什么的,二十四小时不离爱妻左右,那该有多好啊!

共 254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原本期待很久的相见,被一场网聊,彻底地打破了原有的甜蜜。长青和文静小俩口,是千千万万农民工两地分居中的一对,刚刚结婚五年的他们,要面对长久的分离。现在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事件,到底要如何解决呢?长青最初也不知道,他用痛苦将自己掩埋,但却不能回避必须面对的一切。终于,还是理智战胜了一切,他主动的道歉,让受伤的文静回心转意。但真的和好如初了吗?他们之间的问题真的解决了吗?小说的收尾处,接连的问句,表达出主人公的左右为难。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此刻被作者取材,书写,颇具代表意义,当引人深思。佳作,流年欣赏并倾情推荐!【编辑:平淡是真】

1 楼 文友: 2015-04-14 08:41:14 这样的事件,现在已经具有了普遍的现象,家里每个人都是为了家里好,但很多时候却身不由己,难以自主。

真的期盼,有更好的方法,可以让一切都回归原位,爱如初,情如初。

2 楼 文友: 2015-04-14 09:07:21 谢谢老师精彩的评论!确实,拙作里提到的问题是具有普遍性的社会现实。真希望生活在平凡世界里的人们都能够正视并正确处理这一现象。顺祝老师编安!

 楼 文友: 2015-04-14 1 :04:09 感觉有点淡,

吃护肝药要注意什么
小孩不消化家里备什么药好
跌打损伤多久可以热敷
宝宝健脾吃什么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