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阴阳天师 第三百六十一章 走火入魔了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2:59

阴阳天师 第三百六十一章 走火入魔了

一间房间内,聚集着宗纬、丁远、令狐星、慕月等人。(..)这房间除了两张不算大的小床,还有几张椅子,些许水等物,别无所有。

具体的事他们都已知晓。

丁远给李江山打完,回来说:“李前辈让我们都听余晖安排,另外给阴阳协会那些人打个吧,让他们暂且不要妄动。”

宗纬点头:“我会给他们打。”

令狐星对小黑说:“你能看到鬼,与他们的交涉就靠你了。”

小黑翻了个白眼,没有拒绝。

众人各自忙碌,没事的呆在一边等候着,或随便聊着,过了半晌,童英回来了,小黑先一步找到了他,将他带到房间见众人,

令狐星与丁远和宗纬对视了一眼,动用灵力张开了天眼,看到了童英,开始交谈,慕月等人坐在一边,看着他们,似乎自言自语的样子,格外诡异。

童英说:“我已经请示过,余晖可以随时跟我去幽冥界。”

丁远挥了挥手说:“真是抱歉

,时间要拖延了,余晖正在查找病毒的源头,或许他能做到我们做不到的事,你明白吗?这件事远比他去幽冥界重要。”

童英一愣,神色古怪地注视着他,暗道这种事白痴都知道,就算如此也不用长篇大论吧。童英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就照你的意思办,我会让同事们全力配合。”

“到时有小黑会给你们传达消息。”令狐星说完闭上了双眼,开着天眼是相当耗费灵力的。

说到小黑,童英心中疑惑,因为他能看出来小黑并不是妖,且与阴间有某种渊源,只是他无法确认罢了。小黑瞥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便不再理会,小黑的来历通过我早已知道,明白眼前的童英是什么人。但小黑还是有些无法适应,有些抵触。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阵阵响动,一个鬼差穿过门过来了,扫了众人一眼,目光落在童英身上,大叫:“不好了,那个叫余晖的在一间房里。好似有些不妙。”

“什么!?”童英大惊。

没有关上天眼的丁远与宗纬亦是身躯大震,对令狐星说:“余晖出事了。”说完飞快冲了出去。

而此时。我面色泛红,双目好似充血,身躯如痉挛般抽搐,漫天的黑色灵力不受控制的溢出体内,缭绕在周围,庞大的灵力逆转,导致房间内气流跟着逆转,墙壁上裂开了道道细微的蛛状痕迹,微细的裂痕在逐渐扩大。整栋医院都微微颤动,好似发生轻微地震般。

我知道,我走火入魔了。

我拼命压制着翻腾的五脏六腑,经脉内乱窜的灵力,以及不断升温的血液。

乃至我最后一点点灵智。

脖颈上的封灵玉亮起了璀璨夺目的光华,万千光华如星辉般跳动,分离出来。钻入我体内,更是渗入我脑海,代替了我原本的黑色灵力,护住了我脑部与心脉。

鲜血自七窍中流出。

不过,我的手并未离开地板,我拼命引动着不受控制的灵力传入手臂。然后渗入地下。

“该死!”

我咬紧了牙,另一只勉强着伸开,五指蜷缩,天机伞握在手中。

这个时候,我只能靠天机伞了。我手翻转,天机伞弹上半空,自动撑开了。漂浮在我头顶,不断旋转着,散发着微弱的灵力,漆黑如墨,却又鬼魅到了极致,灵力飘落在我身上,我抽搐的身子缓和了不少。

门外,令狐星等人相当着急,但是令狐星没有让他们进去。

慕月急的眼泪都掉下来了,大吼:“让我进去,让我进去,主人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宗纬冷漠问:“为什么不能进去?”

令狐星叹了口气,这怎么解释?大家都能感觉到房间内气息很乱,里面一定出事了,可不能不阻止他们,因为他们进去可能救不了人,还会落得重伤的下场。

令狐星无奈叹了口气,说:“能救余晖的只有他自己。”

“我不信。”慕月大叫。

令狐星横了她一眼说:“你这叫关心则乱。”

小黑皱了皱眉说:“貌似渐渐稳定下来了。”

丁远哼哼说:“你究竟打的什么主意?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今天如果不解释清楚,哼哼!”

令狐星抓了抓头发,险些抓狂,他吸了口气,组织了一下语言,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算了,给你们说一件事吧,情况跟现在差不多,那时我们中了一个叫鬼如来的算计……”

令狐星说完后看了看几人的脸色,接着说:“就是这样,余晖的气息是逆转的,此时房间气息混乱,说不定里面的气息跟着逆转,你们进去不但帮不了,或许会造成不可估计的后果。”令狐星摸了摸鼻子,心中嘀咕起来,这好像是秘密,不让跟别人说,不过他们也不算外人,应该不会有事吧,自己是不是又多嘴了?

砰!

忽然,一声闷响,门轰然碎裂,紧跟着墙壁出现了偌大的缝隙,一股狂风凶猛而来。

众人大惊。

小黑张口喷出一道光华,震散了狂风,显露出里面的情况。

房间内混乱的气息已经散去。

充斥在我周围如黑雾般的灵力缓缓敛入我体内。

慕月当先冲进了房间,看到我慢慢站起身,握住了旋转在头顶了天机伞,长长呼了口气。慕月连忙走了过去,上下检查着我的身躯,看哪里受伤。

令狐星等人跟着过来了,问:“没事吧?”

“刚刚怎么了?”丁远问,同时抓住了我脉门,查看我体内的情况。

“没事。”我挣脱丁远的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合起天机伞,将其收了起来。

丁远难以置信地看着我说:“没事?狗屁,兄弟,你走火入魔了,你竟然没事,你怎么做到的?”

“走火入魔!?”

所有人骇然震惊。

我用袖子再次擦了擦脸上的血,拿出脖颈一直戴着的封灵玉,看了一眼,不禁皱眉,居然出现了三道裂痕,我吓了一跳,睁大了眼,吸了口凉气:“如果没这封灵玉可能我真的会死。”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嘉兴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石嘴山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保山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嘉兴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石嘴山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