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良婿齐眉 第065章 陪她赏雪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0:20

良婿齐眉 第065章 陪她赏雪

“婉歌姐。”茹闪闪手里端着自己亲手做的点心,激动地跑入茹婉歌的房间,想要请她品尝一下。

不想,尽然会撞见正在亲热的她们,顿时满脸涨得通常。

沈命定微微皱眉,才停下自己的吻。

茹婉歌自然会觉得难为情,双颊被晕红淹没,这也太尴尬太丢人了点,可心里也有点暗暗庆幸,还好只是亲吻而已。

“对不起对不起。”茹闪闪连连的鞠躬道歉后,立马就转身跑出房间了。

沈命定回头看了她一眼,眉宇微微一蹙。

“都怪你,丢死人了。”茹婉歌娇嗔。

沈命定故作无辜和委屈:“她打哪儿冒出来的?”

“噗。”茹婉歌忍俊不禁,才想起茹闪闪是早上才到的,沈命定还没见过,心里这会儿估计是在奇怪,府上明明没有这个人,怎么会冒出来。

茹婉歌从软榻站起来,拉着沈命定一起起来:“走。”

“去哪儿?”沈命定虽然问,却也乖乖地跟着。

“带你去见刚刚的那个人啊!”茹婉歌一边走一边说,“她是我堂妹,早上遇到的,我让她在这儿住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堂妹?沈命定有些意外。

沈命定笑道:“这个府上女主人掌握一切权力。”这样,顺便将她哄了。

茹婉歌娇哼了一声:“越来越油腔滑调了。”

“有吗?”沈命定估计挤眉反问,佯装一本正经的样子。

茹婉歌越看越好笑。

茹闪闪原本只是好心准备了点心,想要和茹婉歌一起吃,没想到会撞见刚刚那一幕,心里就尴尬又惊慌。

回到安排给自己的房间了,茹闪闪把点心放到了桌子上,不停地来回踱步。

也不知道茹婉歌他们会不会怪自己。

忽然,外面就传来了茹婉歌的声音:“闪闪。”

茹闪闪紧张的看着门外的茹婉歌和沈命定:“婉歌姐。”这心跳太厉害了。

茹婉歌挽着沈命定的手笑着走进去。

茹闪闪紧张得又继续解释:“婉歌姐,我刚刚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可千万别赶我走。”

茹婉歌扭头看着沈命定,娇嗔道:“都是你,把人吓坏了。”

沈命定看着茹婉歌。一脸实在无辜,自己都还没喊委屈呢。

茹婉歌走到茹闪闪的面前,握着她的手说:“刚刚什么事儿都没有,你不要记着。”又偷偷的示意沈命定开开口。

沈命定暗暗腹诽:为了让这个堂妹心理没负担,居然还要担上自己。

沈命定扬起两边的嘴角:“你是婉歌的堂妹。也就是我的堂妹,我做为你未来的堂姐夫,自然找不到赶你走的理由

。”这层关系需要强调一下。

茹婉歌措意地看着沈命定,他最近是越来越喜欢到处宣扬自己是他的私有物了。

在茹婉歌还陷在这种措意时,茹闪闪的声音已经激动而喜悦的响起:“谢谢未来姐夫。”

明明该谢谢的人是我,怎么谢到沈命定那儿去了?茹婉歌看着茹闪闪腹诽道。

再看沈命定,他嘴角的笑意都看着得瑟,迎合到茹婉歌的目光后,就更是笑意浓厚,茹婉歌不禁撅嘴。

……

第二天沈命定很早便从皇宫回来。一起用过午膳后,就一起前往了月牙山。

上山的路只有一条窄小的道,不方便马车上行,于是在山腰下沈命定就牵着茹婉歌下了马车,吩咐随行的人不必跟着,可到旁边的驿站先休息,然后两人徒步上山。

沈命定和茹婉歌今天都穿了披风,他为黑色,她为红色,彼此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前进。

“今天会下雪吗?”茹婉歌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

沈命定肯定道:“现在不下,夜里肯定下。”

“可夜里我们不是都已经下山了吗?”茹婉歌说。

沈命定道:“我记得山上有座庙,我们可以明天再回去。”其实,

即使沈命定没有明说。她也知道这应该是沈命定上山前就已经这样安排,他根本就没想过今天下山。

而这,只是因为要陪自己看雪。

茹婉歌记得自己在宁州出发的时候问过沈命定,京都是在北方,那会不会下雪。

当时,沈命定笑着说当然下雪。茹婉歌就兴高采烈的说好想看看下雪是怎么样的。

而他,总是会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

茹婉歌转头看他,目光炽热,正好对着他的侧面,越看越觉得他英俊迷人,越发的好看。

沈命定感受到这份灼热,回头与她相视一笑,继续往山上去。

越往山上走,风就越大,披风领子上的皮草一会儿拂到她的脸上,一会儿拂到她的脖子间,痒痒的惹她伸手去拨回来。

到了寺庙门口,茹婉歌就看到里面有不少人在上香,大多是成家了的男女。

“这么小的庙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啊?”茹婉歌惊叹道,而且来这儿的路似乎也不容易。

沈命定随意的回答道:“据说求签很灵。”

说到求签,茹婉歌果然看到很多人上完了香就都到旁边的一位大师那里求签。

茹婉歌有些期待的璀然一笑:“那我也要求一求。”

“你要求什么?”沈命定转头看她。

茹婉歌笑嘻嘻的回道:“我不告诉你。”

沈命定故意皱眉:“就你调皮。”

“嘻嘻嘻。”茹婉歌今天一直都很开心,挽着沈命定的手进去,“我们也进去烧香吧!”

她高兴,沈命定也跟着高兴,只是还是有些好奇:“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

茹婉歌走到拿香的地方,只是一直笑着,那么的明亮。穿越到这儿以后就没有真正的出游过,今天还算是头一回,自然无限欣喜。

只是,她也不打算和沈命定说,拿着香就走到蜡烛那边点燃。

与沈命定祭拜过以后,茹婉歌就兴致高昂地拉着沈命定去求签了。

可是这个签文却在大师的解说下让茹婉歌心头不禁浮起一阵担心,面上的笑容变成了忧色。

沈命定伸手将她的那支签文拿过丢到旁边的垃圾桶里,一边说道:“这种签文过过求签瘾就是了,不值深信。”

“可是……”茹婉歌的心里已经被一种莫名的不安占据。

沈命定握着她的手:“我说的赏雪好地方可不是在这座庙,走,现在带你去。”他的手握得很紧,一点也不希望她受签文影响。(未完待续。)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地址在哪
贵州银屑病医院口碑怎么样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具体地址
贵州银屑病医院看病怎么样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通讯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