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红色文化网本日上线为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发布时间:2020-02-15 17:15:07

上世纪90年代末,受国际国内经济形势影响,国有企业改制势在必行,地处西安市长缨西路279号的西安农业机械厂亦进入改制行列。2006年西安农业机械厂迈入改制的步伐,但在改制进程中,出现巨额国有资产非法流失,几千名职工安置至今尚无着落,企业几任领导严重渎职侵权等一系列严重问题,实为震动。

络上盛传西安农业机械厂老职工关于改制遗留问题的求助反应材料,控诉农械厂在改制期间官、商、企相互勾结,渎职侵权,侵吞国有资产,疏忽数千名职工利益,个他人利用国企改制大发国有资产之财,其程度使人震惊。    那末,到底是谁在吞噬国有企业的巨额资产呢?又是谁在践踏国家法律呢?    谁是西安农业机械厂?    西安农业机械厂是有着光荣历史的老牌国有企业,曾为中国革命成功和新中国建设做出过突出贡献,前身为井冈山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械所,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担当着枪械的修理任务。1950年随军迁入西安,定名西北军区修械一厂,1954年改产农业机械,更名为陕西省西安农业机械厂。现隶属于西安市电机化工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称西安机电资产公司)。    西安农业机械厂地处长缨西路,位于康复路商业繁华区,是闻名全国的超级综合商品交易集散地,生意十分红火,地价是西安市最高的地区之一,诸多商家都盯上这块商机无穷的宝地。被商家称为寸土寸金、黄金宝地、摇钱树,各大开发商想方设法想在这里搞到地皮,实现发财梦。贝斯特亦是其中之一。  据资料显示:陕西贝斯特企业集团是一家以商贸为基础,以物流为龙头的非公企业。2006年以来,企业集团积极参与西安农械厂改制工作。2010年12月2日《陕西》曾用整版的篇幅翔实地描绘了民营企业贝斯特企业集团参与西安农业机械厂改制西安农业机械厂纪实,题目是《勇挑改制重任 谱写和谐篇章陕西贝斯特企业集团吞并陕西西安农业机械厂纪实》。但在西农厂职工反应材料中提及到民营企业贝斯特企业集团却在西安农业机械厂国企改制进程中蚕食国企改制的果实。    百余亩黄金土地吞并之谜?    据介绍:2009年3月23日被肯定为西农厂企业改制基准日,由民营企业陕西贝斯特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对西安农械厂进行兼并。吞并方案规定:本次吞并采取吞并方承当被兼并方所有债权债务,购买接收被吞并方经营性资产。根据这1规定,应吞并的经营性资产中包括工业用地99.68亩、机器设备、生产用房、生产区基础设施。    使人生疑的是:早在2008年11月6日西安市国资委便以签发国资发(254)号公文,提早批准兼并方案,同时,该方案超越法定的生产性资产(土地)的吞并范围,把职工住宅区的23.44亩土地也纳入兼并范围。这23.44亩地是密集的职工住宅区,居住着500多户职工,是康复路口最好的商业经营地,国资委出于为何把如此宝贵的23.44亩土地违反规定纳入吞并范围?就犹如吞并方案提早出笼一样让人生疑。    也难怪,当500多户职工被迫搬出住宅区后,多年来不断闹事。    西安农械厂工业用地99.68亩加上职工住宅区的23.44亩总计123.12亩优良土地,当时的成交价仅为1.1亿多元,均价不足100万元。而据公然资料显示,早在2009年西安住宅类土地的成交价就高达175万元每亩,何况农械厂所处的康复路黄金商圈地价。据相干人士介绍,农械厂当时改制期间,就有南方客商已出到2000万每亩的高价,但终究却没能成交,仅此这一项就使国有资产流失20多亿之多,数字之大,使人瞠目结舌。     西安市委、市(2003)24号文件规定:非国有企业吞并国有企业,对改变用途,重新用于商业开发的,其土地使用权,以招标、拍卖、挂牌的方式出让。    根据上述法规和政策的规定,西安农械厂的改制兼并、土地权属、用途、年限、价格等都发生了重大变化,必须进行变更登记,依法向国家交纳出让金。这个是法律程序,不进行变更登记是不能使用的,是不能吞并的。    但据农械厂相干人士透漏:农械厂的改制吞并以及土地变更等等一切均未按此正常手续走,乃至有相干部门领导从中授意安排,为贝斯特兼并农械厂提供方便。    2009年7月16日,国务院国资委调研结果和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司法建议复函中曾指出农机厂改制期间暴漏的主要问题是:未能依据规范操作;未能依法评估资产;有使国有资产流失之嫌时至今日,贝斯特物流中心照旧在红缨路原农械厂所在地上车水马龙,存在的问题没有落实,无人问津。          图: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研究中心对西安农业机械厂改制中遗留问题咨询函的复函。    3000余万职工社保金去那了?

西安农业机械厂在改制中,有246名内退职工,有数百名领取经济补偿金后,与企业消除劳动关系的职工。

这些职工,从国有资金中为他们预留了相干费用,交由贝斯特公司负责管理和发放。但是,贝斯特公司收到这些费用后,不给职工支付,而是采取让职工本人写申请,偷改人事档案,偷改工种,把干部职务和普通工种改成有害工种,让其提前退休,把200多名费用高的职工,分三批按正式退休处理,进入社保兼顾,让国家负担退休。仅这一项即并吞国有资金高达3000多万元。

贝斯特的党委书记谢小寒宣称:我和市社保局领导在酒店已拟定,只要改人事档案不留痕迹,把社保局的工作人员哄过去,事情就能办成。             图:贴上传的员工人事档案改动证据。  被贝斯特长时间非法侵占的住宅楼

1994年12月15日西安农业机械厂(甲方)与西安贝斯特公司(乙方)在西安农业机械厂小会议室签订《联营合同》,甲乙双方法定代表人分别是郭恒全、孙玉玺。合同中写明联营方式:联合建立商品批发市场;投资方式:甲方提供34号住宅楼,是两栋四层楼住宅楼,共120户,建筑面积4200多平方米,空地面积1200多平方米。经济利益分配:自合同生效之日起,前三年每一年乙方付给甲方使用费85万元(每个月7.0833万元),第四年为93.5万元(每个月7.7917万元),第五年为102万元(每个月8.5万元),第六年为110.5万元(每月9.2083万元)。联营期限:6年,自1995年7月1日至2001年6月30日。出租贝斯特租期6年,后又续租9年,全程租期15年,2009年12月14日到期。厂方许诺是租期届满,收回房子,让职工回迁入住。

但事实并非如此,在与贝斯特合同签定之前,就有更高出价的客商前来洽谈,最高出160万元,但时任厂方领导却未经职工大会通过私下与贝斯特签订了合同。住宅楼在被贝斯特租赁后,合同到期既没收回房子让职工入住,租赁期间也不收取租金,让贝斯特公司白白的租赁,进行商业出租,现已接近5年,商业价值1亿多元,该国有资源就这样让贝斯特公司长时间非法侵占着。       图:联营合同  30%投资权益股权之争?

1993年,西安农械厂以4.185亩土地为合作条件与深圳宏利华公司和香港金海岸公司合作成立西安昌安物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称昌安公司),西安农械厂占该公司股权30%,另外两股东共同拥有70%股分。昌安公司章程和法律均明确规定一方转让股权另一方拥有优先购买权。西安农械厂在给西安电机资产公司的吞并报告中,明确提出:昌安公司其余股东具有优先购买权,且明确表示不放弃该优先购买权。但是西安机电资产公司和国资委不但不予答复,且在短时间内将这部份股权违法转至贝斯特公司名下。在此情况下,昌安公司其他股东以该行动侵犯其优先购买权为由,向西安电机资产公司和西安市国资委提出异议,该两机构均不予理会。后向国务院国资委反映,并同时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但贝斯特公司在法院诉讼期间,竟明目张胆地对其以1676万元评估价取得的西安农械厂在昌安公司的30%股权,要价1.7亿元进行转让。转手倒卖价比吞并购买价高出十倍,国有资产流失之严重可见一斑。

从未停止过的农械厂职工

据资料显示,农械厂从未进入改制起便问题不断,数千名职工曾以多种形式、多次向各级领导及部门反应企业存在的一系列问题,上级部门曾级派出调查组,但问题均未得到根本解决。

期间,乃至还发生过职工集体围堵康复路等恶性事件,影响极坏。

领导不作为?还是另有缘由?

早在1994年1997年期间,农械厂改向农用机械生产过程中,以生产24行播种机为主,产品畅销,效益极好,但随后由于经营思路问题,不断将厂区土地对外出租开发,加之其它种种缘由,导致企业效益不断下滑,终究走向改制吞并之路。

西安农械厂是1928年在井冈山创建的红军兵工厂,长征后与陕北红军修械所合并,原国家外贸部长李强、机械部副部长沈鸿、陕甘宁边区劳模赵占魁等都曾是该厂员工。解放后迁至西安,1950年8月改为农械厂,录属于当时的西北军政委员会农林部。那末,这么一个有着特殊背景的红色企业,即使在民后也曾经红极一时,为什么会落入今天如此田地?不能不使人深思与惋惜。

惋惜的同时,我们又不能不面对现如今遗留下来的大批职工安置问题,和在改制过程中大量国有资产流失问题!

提起贝斯特,在西安甚至西北几近是众所周知,现如今的贝斯特在康复路商业圈地带占据黄金位置,其物流等各种生意做的风生水起,但追溯到10几年前的此案中,贝斯特当时究竟是以什么样的手法全盘拿下农械厂优势地段?我们尚且不知。但纵观纠纷中广大职工所反应的情况,其中的问题恐怕绝不是一个简单二字来说明的,其中的奥妙作为旁观者你懂的。

西安农业机械厂作为国营企业,在短短几年内被捣腾的面目全非,国有资产大量流失,部份人中饱私囊,广大职工的合法利益遭以侵害。望当地的主管部门予以彻查,给广大职工们一个完美的交代。

第一次吃伟哥吃多少
活血化瘀常吃哪种食物
晚上睡觉夜尿多怎么治
金戈和希爱力区别是什么
儿童止咳药用药安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