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杀戮校区之立血求道 第六十七章 行走于尸体之间的人们

发布时间:2020-01-17 00:49:57

杀戮校区之立血求道 第六十七章 行走于尸体之间的人们

每天,这些被人唾弃为“鼠人”的拾荒者都会在固定的时间段将这一罐罐盛满尸块和不知名粘液的大玻璃罐子送去一家学生经营的冷库,冷库方面自然有人专门接手这些肮脏的瓶瓶罐罐,在严谨的筛选过后,大部分瓶瓶罐罐还是要扔进焚化炉中,只有其中少部分的器官组织和尸体残骸会按照近期行市的价格进行交易。

卖家与买主之间几乎是没有太多讨价还价余地的,因为拾荒这一行当一般人难以胜任,除了出色的眼力和专业技巧之外还要有比常人强大的精神承受力,肮脏的工作环境里不仅处处占有致命的病毒细菌,其中还潜伏有更多未知的危险。为了保证冷库方面有足够的货源,作为买主的冷库管理员通常不会刁难这些如同老鼠般肮脏冰冷的拾荒者。

拿到学分之后的第一时间,这些从出现就一直保持缄默无语的鼠人不会有半句废话,清diǎn完毕便迅速分散(精品阅读,尽在纵横中文)撤离,不留丝毫痕迹,比专业的军人还要利落的多。

冰库主人对这群古怪的男女学生早就习以为常,虽然説不上厌恶,但至少不会太喜欢,不过他的后(精品阅读,尽在纵横中文)台大哥似乎对这些怪胎评价很高,正所谓只有怪物才会欣赏怪物吧。

説起冷库主人的后(精品阅读,尽在纵横中文)台大哥,确实如冰库主人所认为,是个怪物一样的存在,那个专修外科的医学狂人,对收集死尸零部件有着近乎偏执的狂热,没人完完整整地见识过他的陈展室,但他就是在不停地收集着,有人相传这个变态医科生是个食人魔,这些瓶瓶罐罐就是他的午餐罐头,还有人説这个家伙有非常严重的恋尸癖,相传每当半夜,这个变态的医科生就会在一支支欢快的舞曲中揽起这些死尸的腰肢在密室中翩然起舞。

当然,这都只是人们以讹传讹的道听途説。只有直接负责与之接洽的冷库主人才了解这些东西对后(精品阅读,尽在纵横中文)台大哥而言有怎样的用途,那就是陈展收藏。

只不过后(精品阅读,尽在纵横中文)台大哥的陈展收藏却是另一种形式的存在而已,那就是手术移植。他会微笑着将那些接受完移植的求医者推向养护观察室或者停尸房,看着他成功活下来的作品从大片的失败者尸体上站起来,带着哭腔感激涕零,然后重返这残酷的校园生活,他俨然将这所学院当成了自己的私人陈展馆,那温柔的目光里饱含的是对作品完成的欣慰,并非是对生命的敬重。好多接受过移植的学生都慢慢暴露出了后遗症,饱受病菌、坏死细胞和不知名怪病的折磨,最终不得不再次沦为恶魔的试验品。

如果凭这些就以为这是个脾气古怪且心黑手狠的技术宅那可就大错特错了。恰恰相反,这个人面对死亡和痛苦通常能表现出让人极为胆寒的冷静和理智,精于算计和拆解分析,没有人能跟上这个家伙的思路。他有着惯有的微笑和亲和力,像糖果一般让人愉悦的亲和力。往往在交谈中不经意间就会把持住话语的主动权,与生俱来的风趣和幽默能轻易掩盖住他满身的尸臭与血腥,所有与之打过交道的病患和同学都会给予他很高的评价,近乎于完美的亲和力、吸引力,近乎于完美的高智商,近乎于完美的犯罪天赋,近乎于恶魔一般的存在。他就是天道社的大智囊——闵远。

此时的闵远正静静地坐在沙发里听着线人的情报,没人敢在这个时候上门打扰,因为闵远不喜欢,他不喜欢的人通常会被他算计得很惨。

“年轻气盛未必是好事啊,常飞展的死自然是我意料之中的,不过他那个废柴亲弟弟倒是有些让我意外,按照我的布局,如果他有本事不死在我安插在他身边的同寝手里……也应该会凭着这股戾气现身他哥哥身边一起对抗学院的呀,看来还是要让我亲自动手除掉这个后患呀!本以为这件事能轻易嫁祸给学生会,看来那个失手的xiǎo鬼也不是什么可造之材呀……那个xiǎo鬼叫什么来着?”

“闵学长,他叫窦鼎。”

“无所谓了,总之……是个垃圾。”看着闵远摇头晃脑地自言自语,汇报完情报的男生不禁説道:“闵学长,既然他亲哥被杀都不敢现身,可见也不过是个胆xiǎo的废柴罢了,那还有必要为了他浪费时间么?”

闵远抬眼看了那个男生一下,笑着説:“你还是太稚嫩了,命运这东西不那么靠谱,变数太大,现在他兴许是废柴,但是难保他以后会不会成为我的心头大患!我们做医生的可不能随便容忍轻微病症自生自灭,好多时候,放纵这些不起眼的xiǎo症状会酿成日后致命的后果。”

“我们立马采取行动的话会不会惹上火龙班的残余势力?毕竟他们现在针对的是学生会。”

闵远笑问道:“呵呵,是么?有什么证据表明?”

男生见闵远这样问,不禁脱口而出,回答道:“柳条人事件难道……”

闵远挥挥手打断了男生的话,説道:“道听途説来的消息吧?起初我也认为这跟火龙班有关,但随后就否定了,因为太经不起推敲。拥有这么强力杀招的人肯定能成为常飞展的强大助力,但是他没有现身一次,更没有帮助常飞展。如果激活柳条人这个杀招需要必要条件,那么这无疑就是个很蠢的计划,因为它针对的是学生会个别人的灰色产业,而不是学生会的核心成员,更不是校方,甚至不是我们,它根本就是个针对卖肉场的恐怖袭击而已。如果是火龙班的原定计划出现纰漏从而导致柳条人的发动时机、地diǎn完全被打乱,那为什么柳条人不会像常飞展那样一路杀向校务管理区,而是在原地方圆之内与人缠斗呢?説明它根本不是个有具体目标的人形兵器,最起码他没有针对擒杀常飞展的燕乌羽。”

“那这样的话,我这就去吩咐几个下面的人搞定他弟弟。”

闵远笑了笑,摇头説道:“别这么做,谨慎一diǎn,虽然相传他弟弟是个废柴,但是千万别被定律性的情报害死,他弟弟没现身,也许是因为吓破了胆,也许……是个忍辱负重的狠角色也説不准,虽然大一新生的能力普遍很弱。”

“那么您説应该怎样做?”

“不要怕花钱,用你下面的人雇几个赏金猎人探探他的底,不管能不能杀掉,别脏了自己的手。”闵远沉声説道:“如果这个xiǎo弟弟真像我预料的那样是个冷静的潜力股,那就太有意思了。这件事不要牵扯太多人力资源,继续由那个叫腾龙的后辈去做吧,让他物色十个身价一千学分的赏金猎人。”

“好的,闵学长。”

“去吧,火龙班一灭,求道学院又成了与学生会分治天下的时代了。”闵远苦笑着揉了揉太阳穴。

暂且不提闵远定下的谋杀计划是否可行,至少他并不知道此时的常飞白早就经历过了一次死亡,只是并没有成功,没有成功的原因就是坐在常飞白眼前这个身材近乎两米多的大块头,裹在帽衫里的这个家伙虽然比成恺的身材xiǎo一些,但身体结构更紧凑、结实,看上去更充满力量、耐力和爆发力。兜帽下黑漆漆的一片,根本看不清这个人的脸,而在常飞白的印象里也绝没有同这种大块头打过交道。

“不管你是谁,你管了不该管的事。”常飞白沉默了许久,突然毫不客气地冲着兜帽男説道。

兜帽男一语不发,就这样抄着裤兜安静地坐在那里,仿佛常飞白是在冲着别人説话一般。

常飞白泄气地説:“把枪还给我。”

兜帽男把头稍稍一侧,惨白色的鼻尖微微露了出来,那意思好像是在质疑常飞白为什么。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答应你,我不会自杀了好吧?等天亮了我要拿它在去上课的路上护身,难道这事你也管?”常飞白理直气壮地説。

兜帽男没吱声,将常飞白那把被称为“分辨之手——卡隆”的手枪xiǎo心翼翼地递给了他,常飞展也没客气,一把就夺了过来,但接着就猛地指向自己的额头。兜帽男似乎早就料到了一般,飞脚一戳常飞白的手腕,卡隆随之脱手,兜帽男抢身一捞,到手。

“啊!啊!啊!!德玛西亚!!!你这个混蛋!!你学哪门子雷锋啊!!我自杀关你什么事,你认识我么?你了解我什么?你在这里行善做好事,你爸妈知道么?你了解一个人会痛苦到什么程度才会选择自杀这条路?!”

当常飞白吼出这句话时,兜帽男平静地插言了,声音冰冷且沙哑,就好像来自遥远的荒芜地狱,死气逼人,常飞白根本无法通过声音判断出兜帽男的情绪:“我当然不知道你有多痛苦,但是要我见死不救,我会就很痛苦。”

常飞白听到这话不禁一愣,呆在了那里,并不是因为感动,而是兜帽男的这句话太熟悉了,因为这句话就是常飞白对一个人曾经説过的,这个人就是——

“沈泽川?!”常飞白脱口而出。

盐城市城南医院怎么样
深圳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治疗医院浙江哪家好
六盘水治疗癫痫病那里
西宁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