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德猎 第89章 哭得像个200斤的孩子

发布时间:2020-01-16 13:45:56

德猎 第89章 哭得像个200斤的孩子

哪有声控训狗法的,说出来谁信?

钱飞飞看着杨顺,觉得不可思议,:“老弟你是怎么做到的?小欧真听得懂人话?”

杨顺笑道:“它是狗好不好,怎么可能听懂人话?难道你们没看到吗,我刚刚挥手,就是在对它打手势。”

“嘁!”众人更不信,就随便摆摆手而已,这就是指挥手势啦?

回答要不要这么敷衍!

杨顺又摆了摆手:“不信?你们看,我又摆手了。来,小欧,第一个项目,跨栏。预备……走你!”

小欧迈开大长腿,嗖的跑起来。

杨顺单手托塔:“跳!”

咻~~~

小欧轻松越过搁在两个凳子上的撑衣杆,玩的还不过瘾,一个急停折返,咻~~~

跳回来,再折返,咻~~~

众人差点晕倒,跳一次就够了,还有自己主动加戏的狗狗?

杨顺手臂蛇形前进:“别玩了,第二个,钻隧道。”

60cm直径的铝箔折叠管,里面有黑色底层,黑不透光,曲曲折折,胆小的狗狗肯定不敢上。

但小欧胆大包天,所有人只见管道逐段蠕动,几秒钟时间,小欧就钻出来了。

杨顺两条胳膊展开平放,左右轻摆:“第三个,平衡木!”

小欧跳上条凳,走得飞快。

所有的项目,杨顺都是脑洞大开,胡乱做着搞笑动作,同时嘴里喊着指令,小欧轻轻松松完成挑战,难度对它来说几乎为0,耗时不超过2分钟。

“Yeah~~~小欧好棒~~~”

钱晓佳抱着胜利归来的小欧,乐的合不拢嘴。

钱飞飞和张子钧也是感叹鼓掌,这种训狗方式太流弊了,学不来,学不来。

而生育的其他人,全都默不作声,心中除了“卧槽”“这个变呔”之外,再也没有其他想法。

平庸,限制了他们的想象力。

谁能想到,还有感知命令?

等小欧回到身边,杨顺摸着它的脑袋,笑眯眯地扬声说道:“威哥,你家修罗可以上场了吧?”

威哥差点摔了手里的矿泉水瓶子,脸上阴晴不定,这是在羞辱他吗?

杨顺倒向太师椅,前后轻轻摇晃起来,拍着扶手,随意说道:“你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勉强。”

“谁不愿意了?”

威哥为了尊严而战,站了起来,硬着头皮将修罗牵到起跑线后。

“修罗,加油啊!”

“修罗,加……”

“安静!”

威哥被场边两个女人搞得头疼,冲那个方向吼了一句。

他一低头,修罗又一屁股坐在他脚边,他突然产生不祥的预感:“修罗?”

嗯?啥事儿主人?

修罗昂起头来,侧过脸,一个温柔无比的歪头杀。

吓死我了,威哥松了口气:“第一个项目,跨栏,走吧……”

他走出去两米远,发现修罗的屁股又生根了,回过头,修罗再一个温柔的歪头杀。

“这狗……”

“又来了。”

场边众人真的很想笑,总觉得修罗是在得瑟。

威哥站在前面,彻底无语,看着自己的爱犬,精神差点崩溃。

“走啊!!!”

“老作者干嘛?”

“你倒是站起来呀!”

“哎哟我去,你挪一下屁股会死啊我的大爷~~”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威哥都要哭了,单膝跪在修罗面前,哭丧着脸,摸着不断左右歪头杀的哈士奇:“修罗,你今天到底肿么啦?”

“我没让你受委屈吧?”

“你倒是说句话呀大哥!”

“你老这么歪来歪去,我好害怕呀修罗……”

“别玩了好不好?别歪头了,求你了大爷……”

“你站起来走两步吧……”

钱飞飞和张子钧已经笑昏过去了,只有茉莉和陈有容她们心里向着威哥,焦急不已,生怕这棵摇钱树出了什么问题。

这只登录冠军狗,怕是被杨顺给玩坏了。

修罗是威哥的命根子,就靠着它赚钱潇洒呢,看到它变成个只会歪头的傻子,威哥真的眼泪都快掉下来。

终于,得到许可命令的修罗站起来,用脑袋拱了拱威哥的脸,伸出舌头去舔。

看到爱犬恢复正常,威哥30来岁的汉子,哇的一下,哭得像个200斤的孩子,搂着修罗的脖子,怎么也不肯撒手。

“兄弟,对待狗狗,要有爱心,要用爱感化它。不是吼啊,骂呀,打呀,能解决问题的。地上凉,别坐着了,起来吧。”

杨顺主动伸出手,将瘫软跪坐在地上的威哥拉起来。

他又蹲下,摸了摸修罗的脑袋:“其实,修罗其实也还不错,虽然蠢了点,但当小鲜肉,颜值高就行了,不需要智商。”

吧嗒吧嗒,修罗乖巧的舔着杨顺的袖口,尾巴摇的飞起。

威哥站起来,总算服气了:“行,别的话什么都不说了,你厉害,我这就走。”

但在走之前,他还有点不甘心:“你的狗,究竟是怎么训成这样的?”

杨顺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只要狗狗智商高就行了,谁下指令都没差别。你别不信,你看着啊,钱晓佳?”

“我在这里~~~”

钱晓佳雀跃蹦跳,高高举起手。

杨顺呵呵笑着:“你给小欧下指令。”

钱晓佳不敢相信:“我?真的吗?好吧,小欧,上桌子!哇~~~~跳下来!真跳了!小欧,去亲我爸爸~~~”

扑!

钱飞飞哭笑不得,伸手推开在自己脸上瞎舔的小欧:“什么鬼!去和修罗说再见!”

小欧屁颠屁颠跑过来,轻轻碰了碰修罗的脸,两狗一起打了个响鼻,算是说再见了。

杨顺宠溺地揉着小欧的脑袋,微笑道:“看到没,这就是智商的碾压。所以,这个配种嘛……”

“是你的啦!”

威哥输的心服口服,带着茉莉灰溜溜走掉,小院里几个人都在鼓掌。

这一下,还有谁敢说小欧不行?

小欧站在桌子上,以王者姿态,傲视众人。

钱晓佳根本不屑去看犬舍里的任何一只狗狗,什么血统级萨摩耶,超可爱的博美,全都不要。

“我只要小欧的宝宝!”

“好好好,只要小欧的宝宝,爸爸给你买~~”

钱飞飞抱着女儿,满脸微笑的问张子钧:“老板,这个……”

“不卖!”

张子钧现在牛皮大了,就小欧这叼炸天的表现,和甜宝配种生下来的幼崽,他很有信心培育成赛级冠军犬!

什么修罗,什么阎罗王,什么齐天大圣,都特么弱爆了!

“什么?”

钱飞飞傻眼,你开犬舍,不卖狗,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卖?”

陈有容惊呆了:“张子钧你疯了吧?”

张子钧的态度很坚定:“之前你们每个人都怀疑小欧,都否定我的决定,现在亲眼看到了吧?还有什么好说的?阿宾!”

“在!”

被猛然点名,阿宾吓了一跳。

老实人张子钧要算账了!

他冷冷问道:“你和有容背着我干的那些事情,真以为我不知道,以为我想不明白?”

什么?

阿宾和陈有容吓了一大跳,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场上尴尬的要命,杨顺更是来了精神,端起手边的一杯热茶,笑嘻嘻的准备看撕逼大战狗血戏了。

张子钧看着自己的女友,冷哼道:“你和阿宾背着我,偷偷联系这个威哥,就是想趁我不注意,强行给甜宝配种,对不对?哼,连都背着我打,瞒着我,幸亏今天杨顺带着小欧过来了,否则就被你们得逞了!”

呼……

一屋子的人,心乱如麻,心中自有千百味。

杨顺一声叹息,摸着额头,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子钧,好好养你的狗去吧,别谈什么女朋友了,你这智商真的捉鸡,连我都不如。

陈有容急了,连忙解释:“子钧,我真没有那么想,我……”

“别说了,你这种钻在钱眼里的女人,和我三观不合,我们分手吧!”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炸得每个人脑门直轰鸣。

这是什么脑回路啊?

虽然解题思路不同,但最终结果一样,杨顺第一个鼓掌支持:“干得漂亮张子钧!行了行了,就这么说定了啊!那个,钱哥,你带着晓佳到处转转,等我带小欧配完种就回来。”

趁着阿宾和陈有容傻呆住,杨顺拉起张子钧就往犬房里跑。

老实人当然要有GoodEnding,凭什么接盘?

甜宝住在单独的房间里,此时正乖乖的站立,纯种赛级血统狗,性格温柔的都要酥了,外形更是漂亮迷狗,也让人产生拥抱亲昵的冲动。

但小欧有点胆小,等杨安站住,躲在他身后,从他两腿间的缝隙偷瞄着甜宝。

“是爷们儿,你就上啊!”

说出这句话,杨顺心里其实挺酸楚的,他摸了摸小欧的脑袋,伸手一推,送它一程。

张子钧有点紧张,陌生的狗狗配种,一般情况下是会抗拒的,母狗不愿意配合,不准公狗爬背,不断转圈圈,咬公狗,可能会发生很多意外。

所以配种前,大多数都会关在一起生活几天,相互之间习惯后,母狗一发清,差不多就可以水到渠成了。

小欧向前走了几步,站立不动,和甜宝凝望着了半分钟。

嗷呜……

这小子夹着尾巴逃回来,特么的,竟然临阵逃脱,怂了!

合肥长淮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预约
治疗子宫衰老的中药
安徽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汕头割包皮过长的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